侧边栏壁纸
  • 累计撰写 87 篇文章
  • 累计创建 25 个标签
  • 累计收到 1 条评论

目 录CONTENT

文章目录

他曾是晚清首富,最终却只留下一间药铺、一座园林

华雅泰信息
2024-01-07 / 0 评论 / 2 点赞 / 74 阅读 / 2,820 字

image-1704632962645
image-1704633058923
作者 |「张太医」

在杭州风景如画的西湖周边,有一条叫做“元宝街”的街道。这条街上,有一座杭城知名的江南园林——芝园,它还有一个更为人所知的名字——胡雪岩故居。
人们对于胡雪岩的评论经久不衰。常有“经商要学胡雪岩,做人要学曾国藩”的主张。
芝园,是这位“红顶商人”在极盛时期为自己建造的住所,他的一生如同抛物线,芝园则位于这条抛物线上最灿烂的点。

image-1704633207074
芝园 桥亭、桥梁及御风楼(中央后侧建筑)

image-1704633229944
胡雪岩本名胡光墉,1823年生于安徽绩溪。如果大家对于这个年代没有概念,可以简单了解:胡雪岩比慈禧太后年长12岁。胡雪岩的父亲是小生意人,生活勤苦,离世很早,所以他幼年多依赖母亲金氏的拉扯和教育。
胡雪岩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。十岁出头时他还是一个放牛娃,曾在山路间拾到一包金银财宝,钱数之多足够发财。但小雪岩不为所动,他先将财宝藏起来,然后一个人在原地苦等失主,晚间失主终于赶来,小雪岩谨慎盘问清楚,才将包裹交还。
感动于这孩子的德智双全,失主自报家门:“我是杭州一家杂粮行的老板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自此,命运的齿轮转动起来了。

image-1704633428781
芝园 桥梁

胡雪岩来到杭州的杂粮行做学徒,上至经营,下至扫地、倒尿壶,事事勤奋之极。不久后他被一家规模更大的金华火腿行老板看中,于是转到火腿行做学徒。
胡雪岩在金华火腿行期间,发现钱庄(银行)的生意十分有趣,私下苦练书法和心算,之后便到钱庄去发展。
杭州阜康钱庄的于掌柜一生无子,在临终时将阜康钱庄送给了自己最心爱的伙计胡雪岩。胡雪岩发了财。
这个阶段的胡雪岩是最可爱、最值得学习的:真诚而大量,持续付出,不断地换来正向反馈;成长的轨迹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
image-1704634244893
芝园 洗秋堂一角
image-1704633603168

也是在这期间,胡雪岩和官场建立了关系。
胡雪岩先是挪用钱庄收回的“呆账”500两,给贫寒之交王有龄运作买官。后王氏争气,官至浙江巡抚(即浙江的最高长官),当然他对胡雪岩也是投桃报李:恰逢清末四处起义,胡氏一度掌握了浙江一半的战时财经。
后来胡雪岩又遇到了名臣左宗棠,慢慢变成了左氏的财务支柱,办事甚力。例如,胡雪岩于1866年协助左宗棠建立了“福州船政局”,是中国第一所新式造船厂;在左宗棠收复新疆的过程中,清政府向外国银行借钱被拒,而由胡雪岩个人出面,英国汇丰银行先后六次借出巨款共1870万两,可见胡氏的威望和信誉。
有人说,没有胡雪岩的后勤支持,就没有左宗棠收复新疆大业的成功。这也是胡雪岩对我们当代中国绵延至今的影响所在。

image-1704633600138
芝园 桥亭正面(左)及绿梦亭(最右)

此时的胡雪岩,常年经手军政财务,并以此作为钱庄的资本进行广泛投资,早已成长为清末一时的首富。他为富且仁,创办粥厂、善堂、义塾,为老百姓施粥舍药,曾收殓了数十万具战争遗骸,更带动其他大户一起捐款。一时间,人称胡雪岩为“活财神”。左宗棠替他保奏了从二品官、面见了西太后、御赐了黄马褂;雪岩的母亲金氏,也被封为“一品诰命夫人”。

image-1704633628337
这座“芝园”,就是胡雪岩盛极一时的见证。
整座故居(芝园+住宅)的面积,达5800多平方米。但苏州的拙政园、留园,仅园林部分都比它大不少,足以见得这其实是胡雪岩刻意低调的产物。

image-1704633691016
芝园 桥亭和洗秋堂

还有一个故事:在建造住宅+芝园时,建筑群西北角有一家理发店,店主死活不肯把地卖给胡雪岩。以胡氏当时的威风,强买强卖并非难事,但胡雪岩并不计较,最终任自己的居所缺了一块西北角,这其实是对住宅风水不利的。暴富后的胡雪岩,仍保留了许多当年做放牛娃时的优秀品格。

image-1704633744785
芝园 桥亭一角

然而,在他身上毕竟还存在一些暴富后的奢靡。芝园的设计,仿照的是苏州园林,不过其文人气息逊于苏园,而富商大贾之气远甚之:
仅木料,就使用了大量的金丝楠木、花梨木、紫檀木、酸枝木、南洋杉、榉木等名贵木材;
芝园的假山,是中国现存最大的人工溶洞,仅假山的造价就在十万两白银以上;
玻璃方面,大量使用当时昂贵的蓝色玻璃,以体现西洋风;

image-1704633774807
芝园 名贵木料和被大量使用的蓝色玻璃

住所及芝园的墙面、雕刻均精雕细琢,比普通园林精致得多;
其余各种珍奇字画、家具摆设,细细算来,亦令人惊叹。
芝园+住宅总造价,有人说50万两白银以上,也有人说达数百万两白银。换算成现代价值,有资料称胡雪岩故居(芝园+住宅)的整体价值可达50亿元。

image-1704633797182
芝园 御风楼和桥亭,可见蓝色玻璃大量使用

笔者作为苏州园林爱好者,客观地评价:胡雪岩的芝园,是杭城最好的园林之一,是具有一定艺术成就的。然而园林的雅韵,不在于奢,而关乎风月。过量的好材料使用,反而会降低园林的艺术感,因为园林所效仿者,非为人工,乃是天然。
何况常居于芝园的人们,真的开心快乐吗?在胡雪岩财富巅峰时期,娶妾达十三房之多,据说这些姬妾甚为不和,每日里明争暗斗,家里时常鸡飞狗跳,牵扯胡雪岩不少精力。虽贵为豪宅,也要看住者心境,富裕之后如此骄奢淫佚,岂非取亡之道?

image-1704634600741
“上九,亢龙有悔。”
1882年,胡雪岩试图在生丝生意上与洋人的垄断一搏,这其实是一种爱国的作为,只是他低估了对手,加上国际风云突变、洋人联手绞杀,胡雪岩已无力回天。风声传出后,他的钱庄更遭提款挤兑,再难翻身。
近乎同时,李鸿章为了斗倒左宗棠,提出“倒左先倒胡”,并揪出当年胡雪岩为国贷款时吃回扣的瑕疵,导致慈禧震怒、下旨查办。一时间,生意、官场两座大山轰然倒塌——胡氏败落了。

image-1704633848244
芝园里的“勾心斗角”,像是胡氏处境的隐喻

破产后,胡雪岩苦苦支撑,尽力偿还欠款。昔日的芝园,也作为还债款低价抵扣了出去。1885年,胡雪岩于破产后三年病逝。
芝园的地址在杭州的“元宝街”,当时胡雪岩选址于此,自然是图个大吉大利,可是这一切在后来的败局里,又寓何意?

image-1704633893010
所谓“元宝街”的铭牌
image-1704633898787
胡氏一生有何留存?
“红顶商人”胡雪岩在收复新疆大业中功不可没,我们要感谢他;其半生的富贵,烟消云散,早已东付流水;留下的芝园,已是江南园林艺术的一部分;此外,还有“胡庆余堂”,体现了他济世的善心。
1878年,盛极之时的胡雪岩开办了药铺“胡庆余堂”。
这是一家承载了胡雪岩情怀的药铺:胡雪岩亲书“戒欺”,警示店员伙计,对外则是“真不二价”,绝对诚实经营;胡庆余堂自研了十四大类中成药,丰富了中华药典;胡庆余堂还常年免费施舍各种居家必备的药品给杭州的百姓,至今仍保留施茶、施腊八粥的传统。

image-1704633948427
“胡庆余堂”内景

因此,“胡庆余堂”当时与“北京同仁堂”南北并称,号为“江南药王”。
如今,胡雪岩留下的胡庆余堂,已经成为杭州城突显正能量、弘扬优秀文化的地标建筑。

image-1704633975278
“胡庆余堂”大门

所以,究竟什么能留下,什么留不下?历史已经给了我们答案。

注:
「1」关于胡雪岩如何取得此第一桶金,有不同说法。此处取胡氏后人的讲述,也是较为通行的说法。
「2」关于胡雪岩和王有龄的结识,也有其他的说法。例如有传闻说胡雪岩实际上是送去了美女姬妾等等。本文仍取较通行说法。
「3」清末的巨富,总体的说有伍秉鉴、王炽、胡雪岩、叶澄衷、乔致庸几位。不过这几位的巅峰时期并不是完全重叠的,而古代巨富的庞大资产折算起来,又很难完全准确。所以笔者对巅峰期的胡雪岩冠以“首富”之说,主要也是此称号已经被广为流传,只能说大约不错。

来源:苏州园林研究所

2

评论区